北京保洁公司
首 页 关于我们 保洁项目 保洁流程 工程案例 保洁常识 行业新闻 联系我们
Homepage About us Business Process project Knowledge News Contact us
北京保洁
 
 

保洁员寻好心人

丈夫离世,捡养14年的女儿无力再照顾

14年前,来自重庆农村的赵女士丈夫从雨花台区一个高架桥底下,捡回来了现在的女儿小岚。如今,丈夫的骤然离世,让这个以做保洁员养家糊口、供女儿上学的赵女士如天塌了一般,没了顶梁柱。即使,她让自己的亲生儿子只念了小学,早早去打工赚钱帮忙养家,也无济于事。

赵女士坦言:“女儿跟自己这么多年了,但实在不忍心看着她跟自己受苦,往下书也没得念了,希望有好心人来领养她,让她有个好的将来。”

8平方米家挤着一家三口

记者在建邺区的一个棚户区里找到赵女士的暂住处时,她站在水泥台阶边远远地招手。见了之后,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:我怕你们找不着地方,给你们添麻烦了。

赵女士的暂住处大约有8平方米,左右邻居都是外地来的务工人员,所谓的家其实是用塑料板搭建起来的一长排违章建筑。有邻居说,这里住着“苏建地产”的不少务工人员,赵女士就是其中一个。狭小的空间里摆着一张有上下两层的铁架床,对着窗户的地方摆着一张桌子,上面凌乱地堆放着一台电磁炉、锅碗瓢盆等,还有一台机壳泛黄的破电视机。

见记者问起在哪里做饭时,赵女士讪讪地说:“不下雨的时候在外面过道里做饭,下雨就搬进来。”这时,正在外面过道里晒米的女儿转过身来说,“还是不下雨的好,要不然饭都吃不上。”

问及外面晒的那些米,赵女士又显得有点不好意思了。“那些米是路边捡来的,可能是别人觉得米发霉,长虫子就摔掉了。我觉得怪可惜的,就让小岚洗了晒干。”

15年前,赵女士和丈夫王先生带着儿子,从重庆老家前来南京打工。平时,赵女士帮人做做钟点工,丈夫在外头踩三轮车帮人运送货物,勉强维持家用,还能存点钱。夫妻俩从老家出来时就算计着:出来苦点钱,把家里房子修一修,顺便出来见见世面。

捡养女婴打算送弟弟养

在往后的时间里,赵女士和丈夫在这个城市里辛苦奔波,经营这一个小家。不想,一家人的平静生活被一个弃婴给打破了。

赵女士说:“我听我家男人说过,大约是1997年过小年的那天,他骑三轮车在雨花台一个高架桥底下经过的时候,看到一个布包,以为是别人不小心丢下的,就捡起来了。没想到里面是一个小孩,他心里舍不得,要是不带回来,孩子准冻死饿死。”

心善的赵女士一家人好心将这个女婴暂时领养了,庆幸的是,女婴虽然身体很差,但还是一路挺过来了。不过,夫妻俩心里一直有个盘算,这个家日子也过得紧巴巴的,现在又多了一张嘴吃饭,日子就更难过了。正好王先生在老家的弟弟四十多岁了,身体不大好,所以一直没有结婚。他跟弟弟商量过,这个女婴让他去养,也好让他有个人养老送终。不过,弟弟身体一向不如人意,所以跟他们夫妻俩商量暂时寄养在这边,等身体好些了再接回去。

商议好之后,夫妻俩带着小岚回了一次重庆,跟村里头的干部商量好了,费尽周折到派出所把小岚的户口上好了。现在,小岚的户口依旧挂在王先生的弟弟家。

女婴的去向有了着落,夫妻俩总算松了一口气,日子照旧着过。“男人在外头苦钱,我就找点钟点工做做,可苦了这孩子。没人看她的时候就把她一个人撂床上,哭得昏天黑地的,没个轻重,但也没办法。”

过了2年,又出了一个小小的意外,王先生的弟弟跟一个邻村的女人结婚了,还生了一个儿子。“本来他弟弟没什么钱,身体也不好,就是老实本分人。那女的是邻村的,男的天天在外头赌钱,还打她。她一气,就跑来跟他弟弟住一起生了娃,其他也不嫌他什么。”

于是,夫妻俩只得继续带着小岚,在这个城市里东奔西跑,为心里头的那点盘算努力。“苦了钱,把家里头那破房子修一修。”至于小岚,不就是多张嘴么,夫妻俩想得很开。

丈夫突然离世难以为继

一晃,十多年过去了,夫妻俩也有了些积蓄,大儿子念完小学后就没念了,现在在一家修理厂帮人做学徒,每个月也有几百块钱。

2008年年初,王先生提议回家把家里那个摇摇欲坠的破房子翻修一下,毕竟十多年没住人了。而且,他担心等年纪再大一些,就没力气折腾了。等房子修好了,夫妻俩回了老家还有个安身之所。于是,赵女士一个人带着一双儿女留在了南京,王先生回家盖房子去了。

几个月过去后,房子盖起来了,王先生一个人在重庆忙里忙外,又开始忙房子的装修。就在赵女士为这十多年的奔波终于有一个结果而如释重负的时候,一个噩耗突然传来了:她家男人从摩的上被另外的摩托车撞下来,已经送医院了。

回忆起自家男人的事,赵女士已是泣不成声,“后来,医生说他没得治了,除非花很多钱。我没办法,自己把男人拖回家里。他熬了好几天才走……”

同年年底,在当地村委会的调解下,交通事故的肇事者及载人的摩托车车主在一份私了协议上签了字:两人共同赔偿赵女士一家9.5万元,最后一笔款项需在2011年12月31日前支付。

赵女士说,安葬了丈夫之后,盖房子的钱全搭在了里面,还欠了2万多元债。那张纸上的赔偿,现在也不见踪影,那两个人都出去打工了,找人都找不着。无奈之下,她又带着儿子和女儿返回了南京,像往常一样打起了零工。虽然日子更为艰难了,但她一直硬撑着,除了在“苏建地产”做勤杂工之外,她还兼做了几份钟点工。夜里,她想起丈夫生前的种种,也只得偷偷掉泪,从不在儿女面前叫一声苦。

一包方便面竟成“奢侈品”

9月1日开学,小岚去学校报了名,妈妈给她365元去交书本费。学校考虑到她家的特殊情况,免除了2000元择校费。交完学费后,还剩下几元钱,小岚自作主张去买了一盒她最爱吃的方便面,高兴地揣着回家了。

在食堂做勤杂工的赵女士像往常一样从食堂捎了一份饭,带给小岚吃。于是,母女俩为了吃饭的问题吵了架。小岚坚持要吃方便面,赵女士坚持要她先吃食堂的饭,方便面以后再吃,要不然太浪费了。

赵女士考虑到女儿的将来,萌生了将其送人领养的念头,遂致电本报求助。

在过道上晒米的小岚见妈妈哭起来,连忙跑进屋子里,仰着通红的脸说:“你要把我干吗?是不是嫌我不听话?你不要把我送人啊,我只是想吃方便面,不是想惹你生气的……”

见女儿急成这样,赵女士也是泣不成声,母女俩抱在一起失声痛哭。

 
关于我们 | 保洁项目 | 保洁报价 | 保洁常识 | 联系方式
北京清洗公司
北京保洁公司
清洗地毯、 清洗沙发
2008 ◎ 北京力能清洗保洁 All Right Reserved by owon
TEL:+86-010-67525692  +86-010-67525720
京ICP备09034009号